鄭州大學

鄭大故事:我出現的意義就是讓你的夢生根發芽——記鄭州大學研究生支教團

發布時間:2022年08月05日 信息來源:黨委宣傳部 校團委

鄭大故事:我出現的意義就是讓你的夢生根發芽——記鄭州大學研究生支教團

“也許我出現的意義,只是留下一句話,種在你的心里,種在你的夢里。”打開鄭州大學研究生支教團廣西支教隊制作的MV《也許我出現的意義》,這句歌詞便隨旋律飄蕩出來,帶領我們走進廣西壯族自治區柳州市融水苗族自治縣,看看在那里發生的支教故事。

“一起做一件終生難忘的事情”

鄭州大學研究生支教團由校團委管理,隸屬于團中央發起的西部計劃支教項目。每年的秋季學期,校團委面向全校招募志愿者,得到院系推選的志愿者需通過校級筆試和面試,才能最終入選。經為期一年的支教后,他們將回校研讀碩士研究生課程。2021年,研究生支教團之一的廣西支教隊共有七名成員,在廣西省融水苗族自治縣支教。

“想給支教地的同學們帶來外面世界的氣息,開闊他們的視野。”“想讓所有的中國孩子,無論出身,都能獲得同等優質教育。”“想走進祖國的基層,了解祖國的國情,更好地為祖國做出貢獻。”懷揣著這樣的初心,支教隊員們踏上了支教的旅程。

他們到廣西后,幾乎都經歷了適應環境的漫長過程。南方潮濕,若遇“回南天”,隊員們就要緊閉門窗,備好烘干機,否則衣服乃至鍋碗瓢盆都易發霉。碰上雨季,地勢低洼處積水深,他們有時還要坐船出門。夏季多蚊蟲,讓不少隊員難以接受。張炬剛來時逢蟑螂必叫,看到隊友多次徒手殺蟑螂,才慢慢不再畏懼,甚至現在還能笑著說,“所謂蟑螂,不過如此”!

同樣需要適應的還有這里的教學環境。有的孩子基礎較薄弱,即使上了初中,識字量也很少,理解課堂內容上存在困難。隊員們雖做好了充足的備課工作,但缺少對學生具體情況的了解,導致學生的積極性難以調動。于是,他們跟學校的老教師交流、請教,觀察學生的學習狀態,逐漸建立起了自己的課堂模式。

適應環境的同時,隊員們也在飛速成長。由于學校緊缺老師,從傳統文化到舞蹈課再到英語課,范藝博在前三個月內先后教了三門課程,這讓她接觸到了11個班,近七百名學生。范藝博到現在還記得,自己初次站上講臺時的情景。當時她十分緊張,講話的聲音都在顫抖,但看著孩子們渴望知識的眼神,她感受到了自己肩上那沉甸甸的責任感,逐漸安定下來,用心回答孩子們的奇思妙想,上好了這一堂課。在之后的日子里,她慢慢懂得了和孩子們交流的方法與技巧,各種教學工作也越來越得心應手。

“用真心把真心交換”

“捧著一顆心來,不帶一根草去”,支教隊的隊員們懷著一顆不求回報的真誠之心,出現在孩子們的生活中,用心與他們相處,在傳遞知識與愛的同時,他們也收獲了很多感動。

吳英琪喜歡給孩子們講故事,有一次,他講到懶漢吃餅的故事。當聽到有人因不會轉動脖子上的餅就餓死的時候,大家哄堂大笑,感到不可思議。他笑了笑,問他們:“遇到不會的數學題,你會努力解答嗎?擦不到黑板上部時,你會蹦起來擦嗎?如果沒有,你是不是做了和懶漢一樣的事?”他用幽默的故事來講述人生的道理,孩子們都很喜歡他的這種方式。初一的馬文娜經常會找吳英琪聊天,“吳老師很有趣,他來了后,我的數學變好了,生活也更有意思了。”

隊員們常把一些想傳遞給孩子的價值觀和教學內容相結合,讓課堂內容更容易理解的同時,也更有意義。在講直線和射線的區別時,支教隊隊長吳英琪將生命與直線相聯系,告訴孩子們生命是可以無限延伸的,它可以順著血緣向前追溯、向后延續,又可以通過它留下的意義代代流傳,“有的人死了,他還活著”,他們以為人類做出偉大貢獻的形式永恒存在著。雖然很多孩子聽完只是感到好玩,或只是簡單理解了直線的定義,但吳老師看到孩子們臉上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,還是會感到欣慰。

細碎的點滴撐起支教生活的美好,隊員們以真情相待,孩子們同樣回饋以真心。頑皮的“孩子王”,聽到張炬的表揚也會靦腆地笑,平時空白的課本,逐漸有了勾勾畫畫的痕跡;吳英琪獨自在食堂時,孩子們就主動端著飯菜,坐到他身邊,圍在一起吃飯、聊天,還總搶著幫他收拾餐具;教師節當天,剛進辦公室,王玥便看到桌上放著好幾束滿天星和康乃馨,幾個孩子笑著撲進她懷中,一遍遍說著:“王老師,節日快樂!”伍非凡坦言,這里的生活樸實、充實,又時時被溫暖、感動,是他一直能守在支教地的動力。

“暖融”工程是由鄭州大學研究生支教團廣西服務隊于2013年發起、策劃并組織實施的志愿服務特色品牌活動,至今已有九年時間。支教隊成員通過“暖融”工程于當地開展各類志愿活動,其中在鐵坑苗美社區青年之家的“中秋博餅風俗體驗”活動令人難忘。

隊員們帶孩子們體驗吳英琪家鄉廈門的中秋節特色習俗——博餅。進行游戲之前,他們采購了一些小禮品擺在桌子上,這些禮品就稱為“餅”。然后,他們與孩子們圍成一桌,中間擺一個大碗,輪流在大碗里擲骰子。骰子的點數是分等級、寓意的,按點數從低到高分成秀才、舉人、探花、榜眼、狀元,擲到對應的點數就能獲得相應的禮品。社區的孩子們都積極地投入到活動之中,有的孩子爬到了凳子上,低著頭看著大碗里的動靜;有的孩子贏得了獎品,臉上綻放出花兒般的笑容,并且迫不及待地吃起了小禮品;年齡小的孩子并不懂得游戲規則,只是被大家的叫喊聲、歡呼聲、笑聲所感染,在桌邊手舞足蹈起來。中秋團圓之夜,支教團的隊員們雖然與家鄉相隔萬里,但在這片歡樂、溫馨中,找到了家的感覺。

“也許我出現的意義……”

在去年,支教隊就有了制作歌曲MV的構想,他們想通過歌曲的形式,記錄下與孩子們相處的時光,以及一些想對他們說的話。今年,為了能參加3月5日團中央學雷鋒日“云上故事會”的展播,支教隊在本學期伊始就著手進行相關工作。他們請從鄭州大學音樂學院畢業的申澳來做專業指導和作曲,吳英琪和范藝博編寫歌詞,MV的后期制作則由專業公司負責。支教隊的成員都是第一次進錄音棚,會出現跑調、跟不上拍等問題,他們便利用空閑時間練習,走路練、課間練、睡前也練,到了錄音棚更是在錄音老師的指導下一字一句地練。最終,他們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里完成了MV的制作。

“對于未來支教所能做的并不是命運中轉”是支教隊員們十分喜歡的一句歌詞。在他們看來,優秀不由外界定義,最重要的在于持久地專注于自己所熱愛的事情。即便支教給孩子們帶來的知識和幫助有限,但他們會關注孩子們的興趣愛好,支持他們的夢想,鼓勵他們努力成為自己認可的優秀的人。范藝博曾發現一個男孩的課本畫滿了動漫人物,男孩對她說:“我喜歡畫畫,可我不知道我有沒有機會走出苗山去追求夢想。”范藝博笑著告訴他要好好學習,不去努力,才真的沒有機會。簡單一句話,也許就能點燃一個孩子的希望。不久,她收到了男孩真誠的反饋——一封感謝信和他每次都出現在單詞默寫完成名單里的名字。

“也許我出現的意義”是MV的名字,也是廣西支教隊的成員來到支教地后思考無數遍的問題。陶藝維認為這個歌名不是一句完整的話,但是恰恰是這句不完整的話,能夠將“他們用接力的方式去做的這件事”表達出來。一屆屆研支團成員,一棒棒接力,給支教地注入不竭的力量,推動了國家教育事業的均衡發展。

“讓孩子們發現人生的更多可能,人生多一點精彩”“用一年不長的時間,做一件終生難忘的事”“支教是一場靈魂喚醒靈魂的旅程”“教育事業功在當代利在千秋”……支教隊的成員推遲自己的學業,在祖國欠發達地區支教一年,他們對支教有著更真實而深入的感受。初來時的不適、課堂上孩子們的眼神、日常相處的感動……這些經歷都讓他們體會到了祖國最基層的國情,而這些都將化為他們今后人生路上的寶貴財富。

除了去年的廣西支教隊,今年的研究生支教團也開啟了新的支教旅程。2022年6月2日下午,鄭州大學第二十屆研究生支教團出征儀式在主校區舉行。學校遴選出22名同學組成第二十屆研究生支教團赴內蒙古多倫縣、西藏昌都市、廣西融水縣開展為期一年的志愿服務工作。各支教分隊隊長一致表示,將牢記初心使命,踐行“奉獻、友愛、互助、進步”的志愿精神,全身心投入神圣的支教事業,在祖國的大西部傳播知識與希望,讓青春在西部大發展中煥發絢麗光彩。

“也許我出現的意義,只是留下一束光,黑暗中照亮你,像火把照亮你。”這是MV的最后一句歌詞,而他們的支教故事還在繼續,他們將繼續留下一束束光,明亮、溫暖,照耀這一方天地。(學生記者 馬浩然 徐晨珊 文顯玉 撰稿)

支教團成員在上課

支教團成員和孩子一起閱讀

孩子們送給支教團的禮物

分享
99久久999久久久综合精品色,国产精品自在欧美一区,免费人成在线观看播放视频,俺来也俺去啦久久综合网